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带个大自己八岁的女同事回家后

带个大自己八岁的女同事回家后

时间:2018-01-14 「你的衣服脱了可以递出来给我。」
我背对着浴室的门,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狂乱的心跳,生怕心跳的声音害我听不到浴室里她脱衣服时悉琐的声音。她没有应声,我感觉到浴室的门被慢慢推开了,回头发现浴室里的灯不知何时已经关掉了,除了她递出外衣的手,里面我什么也看不到。我仍背对着门只侧过头,接过她手中的衣服,门就关上了,灯随之也重新亮了起来。我浑黄的一具人形映在毛玻璃上,让我又是一阵心动。
我不禁把脸埋进手中仍带着她体温的套裙里,用脸的皮肤深深地体会着她的温度,细细地接触着她的体味。我把上衣抖开搭在椅背上,裙子夹在衣架上,轻轻摸着衣料的质感想像它套在她屁股上的样子。
浴室的门再次打开时,她从里面走了出来的样子让我再度兴奋起来。她的长髮还在往下滴着水,看得出她是完全没有擦乾身体就套上了我女友的吊带睡裙。白色的丝绸面料,胸前是密集的蕾丝,将她的胸博遮得严严实实。但此时薄薄的裙摆被水完全贴在她的小腹和大腿上,将女人神秘地带的曲线勾勒必现。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硬硬地向前一闯,它已经忍不住想冲上去了。
「你去洗吧。」她手中赫然拿着自己的亵衣,是淡淡的黄颜色。
「你没擦身上的水吗?」我忍不住问她,也想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从来都不擦的。」她说走进厨房,在水池前搓洗着手中的亵衣。
另一幅让我血脉贲张的画面出现了,她背后的睡裙被水更加亲密的贴在了身上。尤其是她那两个小巧的屁股蛋儿,随着她微微前倾的上身,像是透过了薄薄的睡裙一样摆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屁股蛋儿中间,那有我看不到却又最嚮往的屁股沟儿。我再也忍不住了,趁她背对着我看不到,掏出裤子里那根踊跃已久的大家伙,想像着顺着她这个姿势,把我手里这根巨炮从后面捅入她身体。
攥在手里快速地套弄了几下,将慾望暂时强捺一下。她就近在咫尺,我要想让想像成为现实是那么容易,但是我没有,我更习惯她主动送给我。
「这么湿,你一会怎么睡啊?」我扯过一条乾毛巾,强做镇静地帮她先擦掉了裸露着的肩头上一片水珠。隔着浓浓的毛巾,又是隔着睡裙,当然完全感觉不到她身体的肉感,她也神情自若地让我一路经过她的背擦到屁股,又向擦到大腿还有小腿。
「前面一会自己擦乾。」我需要要等她明确的态度,把手巾递给了她。
「要是一会还太湿,你就把睡裙脱了钻进被子里。」我多叮咛了一句就去洗澡了。
在浴室里,水声让我完全听不到外面发生的情况。温暖的水沖着我,我的头脑中完全是与外面那个女人交欢的场面,手里快速的套弄着已经粗硬的性器。
我洗完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内裤,必竟在还并不熟悉的女人面前裸露自己的生殖器还是会不适应。但我没有再套上外裤,在与她的关係亲密承度方面,我必须也要表现的积极一点。其实我那小小的三角内裤被撑起很高,根本包不住我那兴奋的阳具,阴毛也从旁边钻出来。
当我走出浴室,发现卧室的灯已经黑了,窗外昏暗的路灯,一个瘦小的身躯面向内侧躺在床上。如果她不是听了我的建议,脱去了身上唯一的睡裙,使自己全裸,怎么会需要关掉灯,用黑暗掩饰羞涩。这时我几乎已经可以完全确定她做好了给我征服的準备。
我轻轻掀起被子躺进去,虽然还不去直接去碰她的身体,但她近在手边的身躯对于我的诱惑是那么强烈,我一方面是向她表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慰我强烈的性慾,我握住自己的阳具闭上眼再次开始用手指挤压着龟头,开始自慰,想像着是在她的两腿间套弄着。强烈快感顿时一波波汹涌而来,很快我就已经感觉我这硬得像铁一样的性器要爆炸了,我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我很想,哪怕是摸摸身边这具裸体的性器官,帮助我射精解决。
这是,我感觉她慢慢转过身来,她根本没有睡着,还是我自慰时床板激烈的震动惊醒了她?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慢慢地贴上我,清楚得感觉到了她尖尖的乳头滑过。我搂过她,手顺着她的脖子爱抚着她光滑的裸背。她把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挲着,探向大腿内侧,一股电流直冲我的头顶,但她一直没有直接碰到我的肉棒。可我已不再客气,捉住她小小的乳房,把她已经挺立的乳头捏在指间。在她后背的手也狠狠的掐她在圆鼓鼓的屁股上,中指从她的两股间探向阴部,碰到一丛已经被爱液湿透的阴毛,我拨开粘滑的阴毛来到爱液的源头,她的身体一抖。
我不再坚持,将她的纤细的身躯放平,翻身爬了上去,她的双腿自觉地提到胸前,张大着阴部只等我的进入。我把硬挺挺的阳具顶上去,她的下面早已湿滑异常,向上一滑又向下一跑。反覆几次正在我又急又恼的时候,我感觉到她轻轻歪过了身子,伸出手够到我的肉棒,捏着龟头在她湿滑的下体间左右一分,挑开被淫水粘连的阴唇,把龟头放在了中间。
我一感受到这被包裹的快感,腰间一送,整根阴茎便被一下子吞了下去。我终于进入了她,这么简单就得到了我们单位最漂亮的女人的身体。我开始了大力的抽插,她的双腿十分纤细又打得很开,我在她两腿间有比较大的活动空间,与她的身体结合的也更紧。
她大大地张着嘴,喉咙深处发生舒服的声音,不是很强烈却十分诱人,我不由地越干越狠。她并不像其他女人在性爱时会挠男人的背,她抓的是我的胸,她的手非常有力,抓得我很痛,我扭动着身体躲着她的手。
就在我感觉她十分舒服的呻吟时,忽然抓我的手变成了推的动作。呻吟也变成哼叫着︰「不要啊……不要了,我不行了……」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忙问「怎么了?」
「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
我刚做了几分钟,何况也没怎么用力,无论是痛是累,我都想不通,正在性头上哪肯轻易放过她。
「别怕。一会儿就让你美了……」我一边安慰着她,下面仍是不停,一下下继续干着她。
「啊……不行,我受不了了……」她呻吟着终于将我从身上用力推下来,我只得依依不捨地将坚硬的肉棒从她体内抽出来,翻身下来。
但我的双手仍在她的身体上下贪婪地探索着,一边继续揉弄着她小小的乳房,一只手则向下滑入她的阴毛丛中,试图挤进她的阴部玩弄。于是,她的喘息还没完全平静下来便再次重新登上尖峰,喘息变成了压抑的呻吟。我再次翻身上去,这一次我决定不再给她机会中止,我一晚上已经忍得太久了,想到这我的抽插不由地加快了速度,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终于,我射了。我的失控的动作疯狂地撞击着她,而她也几乎接近狂野地扭着身体大张着嘴却一点声音也叫不出来。
我终于佔有了这个女人,原来一个中年女子对贞操已不再看重。我停止了最后的一次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