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春辉的回忆

春辉的回忆

时间:2018-09-24 「老公,我们隔壁那间房间,自从阿非他们搬走之后,已经空了好久了,要不要再把它出租,补贴点生活费呀?」晚上就寝前,老婆正穿着透明睡衣一边对着镜子擦脸一边对我说着。
「嗯……自从阿非他们搬走之后就比较冷清一点了。」我小声的说着。
其实让我最怀念的并不是阿非,而是他的女友——少霞妹妹,她那对大奶子以及令人百干不厌的小穴,真的让人想一骑再骑、一干再干。这间房间会一直留着,也是我心里希望阿非他们能够再回来住,好让我再干干少霞妹妹。
「老公,趁着这个週末,好好準备一下吧!」老婆已经擦完脸,一边脱衣一边上床而且说着。
一回想起少霞妹妹,我的鸡巴又开始大了起来。我一边脱了裤子,一边笑笑的说:「嘿嘿!那我们就再租给情侣,然后再互相听隔壁的呻吟声,增加我们的乐趣吧!」
老婆脸红的说:「你就是一张嘴爱乱胡说八道。」
我扶着涨大的鸡巴,瞄準了老婆的小穴,就奋力的压了下去,开始抽插了起来。老婆泣不成声的说:「你今晚怎么那么有劲,干得我都快……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只顾着卖力地抽插着老婆的小穴,老婆也被插得「啊……啊……」的叫着,淫水直喷。
抽插了数十下之后,我将老婆抱紧,然后全身一颤,老婆也跟着全身绷紧,两人达到一起高潮。当我抽出软泡泡的鸡巴时,白浊浊的精液也从老婆的小穴流了出来。
然后老婆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整理身体,没多久就睡着了,不过我却躺在床上开始想起阿非跟少霞妹妹要搬走的最后一天……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已经全部的频道都按过一遍,但是却没有那个心情看电视,因为我正在等一件事。
「叮……咚……」应该是阿非他们来了,今天是他们要搬走的最后一天。
我马上起身打开门,一看果然是阿非跟少霞妹妹就站在门外。我笑笑对他们说:「我等你们很久了,进来吧!」少霞妹妹今天穿的好像是俗称的连身裙,但是我心里只在意那衣服好不好脱而已。
阿非也笑笑回应:「今天是我们住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我买了点东西,不嫌弃的话一起吃吧!」少霞妹妹也附和:「这点东西是我们要答谢春辉兄,这段时间来给予我们非常多的帮助。」
阿非把卤味拿了出来:「对呀!吃饱了才有体力整理房间,是一些小吃,大家快吃吧!」
想起我还特地跟阿非约在老婆回去婆家的这一天,到现在都已经下午了却还没有好好吃饭,都是你这小子害我等那么久,我非得把肚子餵饱,补充体力,再来好好干一干少霞妹妹。
我夹起了一块豆乾,边吃边说:「话说你们住得好好的,干嘛这么突然要搬走,是不是嫌我不够照顾你们?」
少霞妹妹急忙说:「春辉兄,你一直都很『照顾』我们,只是这里离阿非的公司还是有点距离,想搬近一点而已。」阿非附和着:「是啊!春辉兄都很『照顾』我跟少霞,感谢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嫌你呢!」
嘿嘿,好一句「照顾」,我平常这么费心费力地搞你女友,你看得应该也很爽吧?哈哈哈!
我笑笑回应:「阿非你有时候不在时,也是我帮忙照应少霞妹妹,如果以后需要的话,这里随时欢迎你们回来。」
阿非回答:「当然当然,如果我出差或办公之类的话,留少霞一个人在家也不太安全,就让她来这里跟你们住个几晚,也顺便请春辉兄你就近『照顾』一下少霞,你可别嫌我们打扰就好。」
嘿嘿!阿非你这小子心里在打什么算盘我会不知道吗?只见少霞妹妹红着脸没有继续回应。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桌面是一整个乱,阿非起身说道:「我先去房间整理一下要带走的东西吧!」讲完就起身走向房间。隐约间,我好像看到阿非的眼神在暗示我什么。
少霞妹妹:「那我帮忙把这些碗盘洗乾净吧!」说完就起身收拾碗盘向厨房走去。
看来是机会来了,人说「饱暖思淫慾」,这话说得可真一点都没错。我轻手轻脚的走向厨房,到了正在洗碗的少霞妹妹背后,冷不防就从她的两颗大奶子抓了下去。
「啊!是春辉兄?你在干嘛?不要弄我了,我在洗碗呀!」少霞妹妹抑制着自已的声音说。
我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说着:「妳都不知道我今天等好久了,总算让我等到这个时候。」
少霞妹妹边喘气边说着:「不要……再弄了,给阿非看到……就不好了。」我回头一看,阿非那个臭小子果然已经在偷看了,看来他也很期待我好好淫弄他女友一番。于是我一手搓着奶子,一手把少霞妹妹的内裤拉下,把手指挤进了小穴说:「那就让阿非看看他女友是多么淫蕩吧!」
这小妹妹还是那么欠干,摸她个两下就已经浑身无力地伏在灶台上,喘息声连连。
突然有一道声音传来:「少霞,妳碗洗好了吗?来帮我整理这些行李吧!」是阿非那小子。
少霞妹妹用力将我推开,并且将自已的衣服迅速整理完毕,说:「我快洗完了,再等一下。」
我瞥见阿非那臭小子在偷笑,原来是想坏我的事,好呀,你让我现在一把慾火无处发洩,等会非得好好炮轰少霞妹妹的小港口才行。
少霞妹妹洗完碗盘之后,就进去房间跟阿非一起了,这段时间我也不好再有什么动作,只能躺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看了好久电视,整个电视台都已经转过一轮了,我根本就没有心在萤幕上,他们两个还在房间不知道在做什么,『行李也应该早就整理完了吧!』我摸着无处发洩的老二在暗骂着。
这时里面有手机的音乐声响起,隐约听到:「我在整理行李要搬家……很急吗?那我赶快过去。」是阿非在讲电话。
「少霞,妳再帮我整理一下行李看看数量是不是正确,我要先出去一下,待会再回来搬。」阿非边开门边说话。
此时阿非从房间出来,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也向我说明了一切。阿非假装开了一下大门之后,就马上转身进去我的卧房了。
我的老二马上就涨大了起来,就把电视关掉起身走向阿非的房间。看到少霞妹妹在整理东西,我说:「阿非他出门了,妳一个人整理也很辛苦,我来帮帮妳吧!」
少霞妹妹:「我再剩下这一叠就整理完了,不用再麻烦了。」
我说:「不用客气,这段时间也辛苦妳照顾我的『小老弟』,我回报妳也是应该的呀!」说着就向少霞妹妹走去。
少霞妹妹紧张的说:「不要再说了,给阿非听到就不好了,阿非也是因为你常对我毛手毛脚才决定要搬家的。」
我说:「别那么说,有几次也是阿非没有给妳满足,妳才叫我上场的呀!还是要我跟阿非说明是他的女友性慾太强?」说完我就朝着那两颗大奶子轻轻的揉着。
少霞妹妹脸红红的把我的手拨开说:「人家才没有……你赶快放手,阿非待会就回来了。」
我继续伸手摸着奶子说:「阿非那小子已经离开了,你们搬走之后我也会很寂寞,我会很想妳的。」眼见少霞妹妹低头没再说话,我再补上一句:「我保証这是最后一次,快点让我搞完就结束了,我也不会跟阿非乱说什么话。」
少霞妹妹低声说:「真的是最后一次吗?你不可以骗我唷!啊……啊……你太心急了。」
不等少霞妹妹说完,我便迫不及待大力地揉着她的两颗奶子、亲吻着她的身体,马上就听到她的娇喘连连。
阿非呀阿非,你看少霞妹妹随便呼咙个几句就投降了,有一个这么好骗又欠干的女友,还真替你感到「幸福」呀!
对着正在墙壁空隙偷看的阿非笑了一笑,我便抱起少霞妹妹的上半身放在床边,掀起裙子,扒掉内裤,用手指头猛力地朝小穴里抽插着。少霞妹妹埋着脸,只顾着「啊……啊……」的淫叫着。
「少霞妹妹,妳也等很久了吧?看,妳的淫水流了满地都是了。」我的手指继续抽插且说着。
少霞妹妹抗议的说着:「啊……都怪你每次都要……玩弄人家……人家不行了,要干就赶快,不然……阿非待会儿就回来了。」
「好吧,那就如妳所愿吧!」我说着马上就拉开少霞妹妹背后的拉鍊,把衣服一剥,奶罩一脱,两个大奶马上就弹了出来。这时我也忍不住了,脱掉裤子,露出了我的大鸡巴。忍了一整天的鸡巴,硬得像个箭头一样,直指着小穴口,猛然就干了进去,快速的抽插了起来。
少霞妹妹娇喘的说着:「啊……不行了……你今天怎么那么……有力……我快被你给……干死了……」
全力冲刺的我喘气的说着:「当然啰!今天非得好好的干妳不行,我可是不会一两次就放过妳的。」
少霞妹妹淫叫着:「啊……啊……你干得这么猛,我可能一次就不行了……小穴……就被你给插破了。」
当我隐约听到大门口有人进来的声音,就停了一下,把少霞妹妹抱上床,让她在床上呈跪姿,我从后面把大鸡巴又插了进去,继续抽插,再把她的双手往后拉,让她有点后仰,两颗大奶子晃呀晃的好不痛快。
有个声音传来:「阿辉,我听你说有年轻女生可以骑我就过来了,想不到你没等我就开干啦!」
「啊……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这时少霞妹妹看到有陌生男子打开房间门正要进来,着急的说着。
男子边脱裤子边笑着说:「我是谁,妳要问阿辉呀!哇!阿辉,这小妹妹的大奶子晃呀晃的,我真怕会握不住。」
这个男的叫「阿清」,是我的邻居,五十几岁人了,是个秃头又顶着一团大肚腩,前几天打麻将输给他一笔钱,没办法只好让他干一干少霞妹妹来还清我的赌债。
少霞妹妹急着想脱身,但是手被我拉住,小穴又被我的大鸡巴给插着,全身软绵绵的,只能任凭阿清搓弄着她的大奶子。
阿清兴奋的说着:「好久没有摸过这么年轻的小妹妹了,奶子大、屁股又很有肉,待会应该很好干。阿辉,你欠我的钱就一笔勾消吧!」
我可以看见阿非那疑问的表情,嘿嘿,有个欠干的女友,你不让她当妓女实在很可惜,可以赚点花用又可以让女友被干到爽翻天。阿非呀阿非,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帮你想了这么一个好主意。嘿嘿!
「小妹妹,来帮我含一下吧!」阿清说着就把他的鸡巴给塞进少霞妹妹的嘴里,双手抱着她的头卖力地一进一出。他那鸡巴可不小,少霞妹妹想抗议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的淫叫着。
阿清一脸满足的说:「这小妹妹还真会含,阿辉,下次还有的话可别忘记叫我呀!」
「去你的,你想叫我每次都输吗?下次我一定要赢回来。」
在我们两个一前一后操干着的情况下,应该是把少霞妹妹给弄上了高潮,所以看她也已经不再反抗,我就把她的双手给放开,两手抓紧她的屁股蛋,奋力地干着,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而少霞妹妹也正闷哼着,手口并用地努力舔弄着阿清的大鸡巴。
再抽插了十几下,我已经到达关口,浓浓的精液随即就「滋滋滋」的灌进少霞妹妹的小穴。少霞妹妹叫了起来:「好烫喔……干得人家好爽呀……我快不行了……你老是爱把精液灌进人家的小穴里……弄大肚子的话人家可不管!」
阿清看到我离开原本的位置,马上就起身,把少霞妹妹翻至正面,把她压成像青蛙一样,也不管精液刚从小穴口流出来,鸡巴朝着洞口「噗滋」一声就干了下去。
「呼~~果然很好干,嫖妓也嫖不到那么好干的鲍鱼。」阿清一边抽送,一边讚不绝口的说着。
少霞妹妹娇声抗议:「啊……人家还没……休息够……就插了进来……大肚子的话……我要怎么知道……是谁的种呀?」
阿清咬着牙,使尽吃奶的力气干着少霞妹妹说:「妳只是个欠干的婊子,大肚子的话就随便找一个人给他干干,再嫁给他不就得了?」
这句话不知道阿非听到了感觉怎样?我边笑边望向阿非那边,只见他也正在「忙着」。
少霞妹妹娇喘着说:「你好过份……人家才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是你们硬要来,人家没办法才会……啊……塞得人家的……小洞洞都满满的……」
阿清一副干死人不偿命的气势,把少霞妹妹压得是泣不成声,想来毕竟不是他的老婆,干起来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原本我还想休息一下,在旁边看到这个画面,鸡巴又马上硬了起来,就走到少霞妹妹的嘴边,把鸡巴凑了过去:「来吧,少霞妹妹再好好服伺这根大鸡巴,待会再把妳操得欲仙欲死。」
「啊……啊……那要赶快……我担心阿非他……快回来了……啊……呜……呜……」少霞妹妹一把就把我的鸡巴给塞给她的樱桃小口里。
「这婊子还真厉害,我不多干几次回本不行。喝!喝!干死妳这臭婊子!」阿清不甘示弱的急喘着。
少霞妹妹又被弄上了高潮说:「啊……插得好深呀……快把我的小鸡迈插破了……不要停下来……把我干死算了……啊……射破我的鸡迈……啊……」
整晚,整个房间都是少霞妹妹淫乱的叫床声在迴响着……
「老公,天亮了,快起床吃早餐了。」老婆正在耳边轻声细语的叫我起来。
「原来是做梦呀!」我恍惚的说着。
「是不是做了什么春梦呀?快起床了,今天要开始準备房间出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