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帝都血夜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帝都血夜

时间:2018-09-23 临到面门的血雾突然间化作无数只体积细小如苍蝇般大小的血色蝙蝠,嘴巴尖利如针,发出了令人头昏脑胀的震鸣声,铺天盖地,朝尤那亚包围过来。
  「万蝠无疆!」
  传说中的神殿五大绝技之一,只有在师傅的口中听说过的一种结合魔法和武技,以及上古异术修炼而成的绝技居然在自己的眼前出现,尤那亚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幻了数次,对手的强大激起了他心中无尽的豪气,自从从师门下山之后,他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开始沸腾.
  相对于血蝠的绝技「万蝠无疆」,红蛛的「灵蛇缚体」就要差上一点,尤那亚很快便判断出这一点,他深吸了一口气,真气在体内急速流转,同时放开一点身前的空间,让红蛛能够缠过来。
  正如尤那亚所计算的那样,红蛛的螺旋劲气带着她那柔韧如灵蛇的身躯循着气机缠上了他的身体.
  红蛛刚刚想发出劲气做进一步的缠绞杀招,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尤那亚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有如晴空霹雳,震得她的心神猛的一颤。抬眼一看,蓦然发现尤那亚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雪白,有如雪山上万年的玄冰那般的晶莹剔透,特别是他的那一双眼眸,寒气如有形的利剑,将她的心魄剖开.
  真正第一次出手相斗,三个人都是使出了最后的绝招,这在平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像这一类的绝招,都是高手在最后关头用来保护自己,给对手致命一击的,每一次的使用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体力,甚至可以说,如果这一招出手不能将对手击毙,他们就只有想办法逃跑了,因为一般的,他们的力量只能发出两次这样的绝招,之后便是贼去楼空,任人宰割。因此,发过一次之后,剩下的力量要用来逃命的。
  尤那亚的身子在半空中猛地抖了一下,余波荡开,红蛛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是被无数双冰冷彻骨的大手在向四面八方拉扯开来,护身的真气根本无法完全抵抗这如针砭般的寒流,围绕在她身遭的螺旋劲气在尤那亚强大劲气波的冲击下变得支离破碎。
  「克勒!」
  在红蛛的一声尖叫中,尤那亚听到了自己的手臂中传出来的这一响声,他知道是自己的手臂承受不住红蛛的螺旋劲气和自己的玄冰劲气激烈冲击,相互撕扯的后果是臂骨断裂。
  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尤那亚的手臂骨头断裂,红蛛的身子被余波反旋抛出在半空中,而这个时候,血蝠的攻击到达了尤那亚的身上,在旁边的人看来,只是看到一团血雾将三个人的身形完全包围起来,不时从中传出了几声喝叱,还有就是让人闻之心神发颤的怪异鸣声。
  尤那亚迎着漫天飞舞的血色蝙蝠,嗔目大喝一声,张口猛的喷出了一口雪白的真气,白色的气体一到空中便向四下扩散,和血色的蝙蝠群混合在一起,红白相间,煞是好看。
  尤那亚的时机选择得非常巧妙,正好是血色蝙蝠将他合围起来,张开那尖利的针嘴破他的护身真气,就要向他下口之际,他那极阴至寒的玄冰真气喷出,也就是这个时候,这些不畏任何打击的血色蝙蝠露出了自身唯一的破绽.箇中的机巧是外人无法了解的,就是身在其中的两个人也难以想像。
  「波,波……」
  起先是轻微的响声,接下来就变得大海波涛呼啸的声响,到后来更是有如裂岸的惊涛骇浪猛烈撞击的震天巨响。
  「轰隆!」
  红白相间的气团猛然间爆炸,强烈无比的劲气向四面八方流窜,飞沙走石,大街两边的行道树全部被当场折断,甚至连旁边的房子也是一阵剧烈摇晃。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连尤那亚和血蝠两个人的身子全部被如此猛烈的冲击波推着飞起了半天高,离开了有六丈的光景。红蛛的身子本来就已经在半空中飞腾,现在更是被远远地震出十丈开外。
  那些正想合围上来的人更是不堪,特别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杀手,正面受到冲击波的洗礼,肢飞体裂,血花飞溅,根本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跟在后面,离开战团远一点的那些杀手就像是被强风刮到的稻草,东倒西歪,在地上翻滚,场面混乱之极.
  只有几个身手特别好的杀手,他们虽然也冲在前面,但护身真气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使得他们没有像他们的手下那样成为地上的断肢残体,血肉碎块.
  但是看到如此可怕的搏杀和强大如斯的劲气,他们除了目瞪口呆之外,脑子里面一时间再也没有什么想法。
  「居……然可……以……这样……」
  「一个……人……能够做到……如此……吗……」
  相对而视的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是极度的惊骇,这样的威力,就连他们视之为神的总师主飞鹰老人也做不到。
  在屋顶落下,双足一沾青瓦,尤那亚就感到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四肢百骸就像是散开了一般,一口真气转不过来,喉咙处一甜,一股腥味直冲鼻腔。
  「哇……呃……」
  接连吐了两口鲜血,尤那亚骇然发现在鲜血中居然还杂有血块,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及内腑,如果不及时得到医治的话,本身的功力将会大减,甚至有生命的危险.
  他不敢怠慢,强压下胸口涌起的血气,将一口到了喉咙处的血硬生生地重新嚥了下去,原本雪白如冰的脸色现在变得潮红无比,几乎就要滴出鲜血来。
  一声震天的长啸,尤那亚的身形沖天飞起,如流星一般,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快速飞掠,看到受伤之后的尤那亚依然有这样的气势,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敢起身追赶,全部眼睁睁地望着尤那亚的身形消失在夜幕之中。
  虽然血蝠和红蛛知道尤那亚其实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堪一击了,但他们却是连开口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被玄冰真气伤及内腑之后,他们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是麻木掉一般,从骨髓中渗出的寒气让他们有如置身于无间地狱的阴寒之处。
  他们知道绝不可以让玄冰真气将自己的内腑完全侵佔,不然的话,等待他们的只有是死路一条.他们只有拚起全身剩下的那一点护命真元,保护自己的内腑不受到玄冰真气的入侵。
  等到回过神来的众杀手们将血蝠和红蛛往吉里曼斯的临时指挥部护送的时候,整个艾司尼亚已经陷入一片杀戮之中,到处是震天的喊杀声,不时沖天而起的火焰在夜幕下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怕。
  属于尤那亚派系的大臣以及一些正在向尤那亚靠拢的大臣们根本没有想到,就在尤那亚忙于召开会议确定皇位继承人之际,吉里曼斯暗中买通了贾拉德身边的护卫,和贾拉德进行了一次会晤。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吉里曼斯以三军大都督的代价说动了贾拉德倒戈,当然,尤那亚在殡殿前的表现让贾拉德不满也是他倒戈的原因之一。而尤那亚忙于拉拢大臣,没有太多的心思注意到自己这个心腹大将身上那一股天生的杀戮之气,在吉里曼斯的引诱之下,完全被引发出来了。
  这样一来,艾司尼亚的实力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吉里曼斯手中有了北、西两大都督府的城卫军,东督府的停摆又给了他们活动的自由空间.而原本实力最大的尤那亚却只剩下了南督府的力量,虽然说海鹰扬的军队马上就可以到达艾司尼亚,但在这一个空档中,他的力量却是不如吉里曼斯了。
  加上吉里曼斯精心策划了整个行动,他决定以武力来说话,要趁这个机会在一夜之间将反对自己的势力从艾司尼亚抹杀掉,反观尤那亚却是没有想到吉里曼斯竟然在艾司尼亚发动这样大规模的叛乱,这样的行动在法斯特建国以来都是没有出现过的,因为公然出动军队争夺皇位,分明就在告诉别人,这是一次叛乱,自然也不可能得到国内众贵族的承认,也不会得到军队的承认.
  更何况,现在全国大部分的军队都是在他尤那亚的手中,吉里曼斯会冒这样一个天大的险,这也和吉里曼斯平日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有心算无意,吉里曼斯的这一次行动计划可以说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差一点儿就让尤那亚命丧长街,尤那亚一派的大臣则是被一网打尽,几乎是全部被格杀于当场,只有海鹰扬在受到两个残神围攻,身负重伤后,却在他的鹰扬铁卫救护下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现在杰夫特和贾拉德的军队正在进行合围,将他和尤那亚一起围困在西郊的一处府第。
  但艾司尼亚的情势很快变得不受控制了,被紧急组织起来的尤那亚家将和吉里曼斯的家将开始陷入混战之中,受到过严格训练的他们比起吉里曼斯的家将来,战力要更胜上半筹,只是被抢了对手先机,而且对手的计划周全,因此才在战斗中处于明显的劣势。
  数万人在城中到处厮杀,整个艾司尼亚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特别是在吉里曼斯的家将获得了圣殿骑士团的支援之后,群龙无首的尤那亚家将便完全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力量,他们四散溃逃,将混乱的因子传到了艾司尼亚每一个角落。
  经过拚死的厮杀,身受重伤的尤那亚和海鹰扬在数百名鹰扬铁卫的保护下逃出了艾司尼亚,留下来断后的南督马可布威则战死于艾司尼亚的城门口。
  杀红了眼的贾拉德暴跳如雷,他和杰夫特都知道让尤那亚和海鹰扬逃走的后果是不堪想像的,杰夫特马上率领城卫军拚死追杀,但贾拉德却是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他下令自己的部下在城中大开杀戒,尤其是对属于尤那亚一派的那些大臣府第,他的部队更是大肆杀戮,烧杀劫掠,一时之间血流成河。
  吉里曼斯起先还想控制一下局势,但很快他发现这根本做不到,就连他自己的家将也加入了抢掠的行列,被杀戮和鲜血沖昏头脑的野兽们横行于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
  艾司尼亚在哭泣,这座名震中外的大陆名城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这一夜的艾司尼亚,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在逃命,都在流血。
  剑合气聚,风雷乍起,眼看叶天龙前后受敌,命在须臾。蓦地,他的身形猛的一旋,半途出招,一剑虚点,将众人的攻击引向自己的身右,劲气收发由心,人向左闪,神器烈火一挽,已经靠近了一个卫士的身,一接触,这个卫士的剑和盾同时飞起,再循身切入,一股莫可抵御的劲气压得卫士当下口鼻出血,断了生气。
  接着闪至另外一个卫士身侧,当胸兜心就是一脚踢出。同时神器烈火后点,从卫士的盾旁捣入。
  「啊……」
  被踢中的卫士狂叫一声,向后便倒,胸骨尽折,口中鲜血狂喷。
  「哎……」
  后面的那个卫士刚从盾侧现身递剑,却惨叫一声,神器烈火已经到了,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他想重新躲至盾后,已来不及了。他百忙中推剑去架,但他的剑如何架得住神器烈火。他眼睁睁地看着神器烈火进入他的右胸,直贯肺部。
  几乎在同一瞬间,叶天龙扭身,神器烈火轻转,剑尖上暴涨的剑芒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半弧形,扫到了刚着地一招落空的夏风,势如流星赶月,迅疾如电。
  夏风也恰好一个转身,一剑横扫。
  叶天龙志在必得,势如疯虎,「叮」一声,两剑相交,夏风的剑一下子变成了两截,上半段飞起老高。
  叶天龙的人向侧一闪,神器烈火在空中一闪而过,迅捷逾电光石火,「嚓」的一声,剑尖插入抢在夏风身前的那个卫士的左胁,洞胁穿胸。
  再看夏风,早已面无人色,为了保住性命,使出了最难看的招数,在地上连滚带爬,什么「懒驴打滚」,「蛇行狗爬」都用上了。
  而他那些卫士则是蜂拥而上,拚命挡在自己的主将面前,掩护夏风逃过叶天龙的烈火剑。
  「你们都得死!」
  叶天龙大吼一声,杀性大发,手中的神器烈火飞旋扑击,每一剑都狂野如雷击电闪,把眼前的卫士杀得溃不成军,人仰马翻,一下子就倒下了十来个。
  在山庄门楼上的计无咎看到这样的情势,马上下令全体出击。
  早已跃跃欲试的近卫团战士有如出山之虎,呼啸着冲了出来,被叶天龙的神勇震慑了心神的夏风看到这样的情况,当下不敢再交战了。
  「收兵!」
  一声令下,夏风的军队开始收拢队形,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快速往后撤退。
  和修罗猛斗了数招之后,血手天蝎不禁暗暗吃惊,这些年来,他的武技有了很大的进步,满以为可以和风月真君一较高下,但看来还是不行,就连他的徒弟修罗也有这样的实力提高,能够和自己不相上下。
  随着出手的速度和力量在增加,两人逐渐额上见汗,神色愈来愈凝重,圈子也愈收愈小,即将近身拚搏了。
  又是一次正面对招,两个人各自退了半步。这时候,两个后退的卫士看到有便宜可以占,一剑一枪,直扑身形尚未稳定的修罗,从后面进招,声势兇猛已极.
  修罗就像是背后长了眼,一声怪啸,伸左手向后一勾一抓,闪电似的抓住了扫来的长枪,火速旋身,剑发似电光一闪,一剑便将这个卫士的脑袋斩得飞起来。
  此刻另外一个卫士的剑才刚刚点到修罗的身子,却看到修罗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朝自己咧嘴一笑,巨大的剑已经到了自己的胸口,不由得把他惊得脸色泛灰,他只感到手中剑沉重如山,运转不灵,尚未转过什么念头,巨大的剑虹便到了,他只好丢剑后退逃命,本能地伸手向到了胸口的剑拍去。
  一切都晚了,巨大的剑身已以令人难信的奇速,贯入他的心坎,掌虽然拍中剑身但手掌应剑而折。
  一剑将这个卫士的尸体挑起来,抛向正向自己冲过来的血手天蝎,修罗的身形随之抢进,巨大的剑花在空中绽开.
  而此刻的叶天龙也将一个落后的卫士斩杀,一闪身到血手天蝎的身边,神器烈火如电,剑动雷声发,行雷霆一击。两个人的出手配合十分默契,一下子将血手天蝎逼到难以招架的地步,除了后退之外,别无良策。
  吶喊声如雷,近卫团的战士也杀到了,血手天蝎见势不妙,便趁势跳出了这个斗圈,顺势一掌迫开了近身杀过来的近卫团战士,击飞了向他投掷的数枝标枪,狂叫一声,跟随在夏风的军队后面如风般的撤退了。
  仅仅追杀了数百步,叶天龙便下令收兵整队了。他知道眼下自己等人是在敌人的心腹之地,如果再追赶下去,万一遇到敌人的大军,那么这么少的部队就会万劫不复地陷入重围中。
  按照原定的计划,叶天龙带着部下很快离开了山庄,沿着事先选定的路线往登州撤退。就在他们离开山庄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夏风的大军便从四面八方朝山庄包围过来。
  发现叶天龙的队伍已经撤退,夏风立刻下令他的大军展开全面的搜捕,他自己知道自家的事情,自己的父亲夏赫是绝不能出现在两军对阵的时刻,不然的话,他帐下的十万大军将所剩无几,自己也将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六支千人的军队在数十名跟蹤好手的带领下,循着叶天龙他们撤退的方向追逐下去,后续的军队则是全部备上快马,一旦前方发现叶天龙他们的身影,马上便追杀过去,力求将他们这一群人击杀在往登州的半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