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四卷:第七章 偶逢故人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四卷:第七章 偶逢故人

时间:2018-09-16 脑里浮现的往事千头万绪,但大致上与我这些时间所听到的相符合。由于变态老爸长年累月驻守边关,不在萨拉城,月樱怜悯我一个幼儿被扔在爵府,交由福伯等人照料,所以常常主动来照顾,还带着同样年纪的妹妹一起过来。
  当时,我天生体质就不好,又给福伯他们的笨手笨脚照顾得半死不活,月樱的到来,简直像是救命女神的恩赐。儘管从此被改扮成女装,想起来非常彆扭,但如果不是这样,小小年纪就已经严守男女之别的冷翎兰,大概不肯和我玩在一起。
  所以回想起来,我和兰兰……冷翎兰那个女人,小时候的交情确实是很好。
  有多好呢?大概是一起尿过床,一起比赛谁尿得远……这样的程度。
  月樱对我的疼爱,那是没有话说,但是当整个幼年记忆完全清晰以后,我发现月樱其实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平时虽然不显着,但是只要是酒后,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活力十足,做出一些不合淑女礼仪的狂野举动。
  这是单纯的酒品不佳吗?我想是藉酒抒发的成分居多,因为月樱的酒量其实很不错,与其说是醉,倒不如说是心理上的自我催眠,把压力释放出来。
  记忆中最明显的几段,就是有几次夜阑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我被细细的啜泣声给惊醒,朦胧地看见月樱正坐在床边,低声哭泣。哭泣的理由不得而知,只有那抹孕育于眼中的深刻悲伤,让人由衷地感到心痛。
  不知道是第几次目睹这样的场面后,一直只是默默看着的男孩,大着胆子有了动作,来到那个不住挥拳痛捶膝盖、哭得涕泪纵横的少女身边,轻轻拉着她的裙摆。
  「姐…月樱姐姐……你别伤心了啦,看见你哭,我好难过喔。」
  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安慰话语,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引起了少女的激烈反应,将男孩搂抱到怀里,大声地哭泣。男孩有些迷惘,有些难过,还有些紧张地不知所措,一切本应该到此为止,可是,在他意会过来之前,少女的啜泣声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火热的视线。
  事情很自然地发生了,儘管这并不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男孩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要脱掉他的衣服,把玩他尿尿的小鸟鸟,又摸又舔的,一点也不嫌髒,他只知道,那种感觉很舒服,比什么游戏都好玩……真的,即使是我现在回想,都还觉得真是他妈的好过瘾,爽到快要流口水了。
  这样的游戏,当然不只是有一次。
  彷彿像是染上了某种狂热的毒瘾,少女不能自拔地迷恋上男孩肉体的每一寸,从头到脚,彷彿怎么拥抱都不够的热爱,而男孩不知情地顺从了她,两人在那间卧室里,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不为人知的关係,儘管他们在人前总是牵手嬉戏,笑得纯洁灿烂,但是在光明之下,黑暗的影子越来越深。
  一开始,男孩只有想要尿尿似的冲动,直到半年后的某一个深夜,少女首次试着让男孩进入她圣洁的身体,在那天晚上,男孩第一次感受到射精的奇特滋味,并且对这感觉乐此不疲。
  「小弟,你……会不会怪姐姐和你……嗯,会吗?」
  少女轻抚男孩的头髮,面上除了合欢之后的艳丽绯红,还流露着一种像是忧伤,却又令男孩难以判断的神情……当然,在十二年后他终于明白,那种神情叫做「愧疚」。
  「怪什么东西啊?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就像别人家都有的妈妈一样,姐,我们再来一次吧。」
  「嗯,你现在还不怪,可是以后你懂事了,一定会怪姐姐的……对了,小弟,等到你以后长大了,姐姐当你的新娘子,来补偿……不,来照顾你吧,好不好?」
  「姐姐当我的新娘?好啊,好棒喔……可是……可是我上个月已经和兰兰约定,要娶她当新娘了,我……我可不可以两个都要啊?」
  「你这个贪心的小坏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呵,姐姐和你勾手指头,但这件事不可以让兰兰知道喔。」
  「嗯,我们一言为定,等我懂事了,我要娶你们两个当新娘子。」
  那晚的约定,往事历历,如在眼前,当这些被尘封许久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我第一个感想就是为之哑然失笑,因为以体质来说,我实在不能不佩服那个死小鬼,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好体力,纯以射精后迅速回气的时间,可能犹在今日的我之上……唔,难道我的身体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好?连内功都练不起来?
  至于月樱,我有一种「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想不到我如此大费周章,不惜用灵魂许愿回到过去,竟然是为了查一个一直在我身上的秘密,月樱完全没有和我提起此事,是否在暗自期待我主动向她提起旧约呢?
  「记得吗?我告诉过你很多次,我不是女神,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扮成圣女,也没有要人把我当成圣女……」
  「谢谢你,约翰,谢谢你曾经这么喜爱过月樱公主,让她一直乾净地活在你心里……」
  月樱那天与我在庭院分手时,曾经这么对我说过。当我知道她在金雀花联邦主持宴会,并不如我所想像的那样时,我曾经一度困惑过,不明白她为何要将错就错地承认,如果她直接告诉我真相,那么我一定不会那么说话的。
  之前我自己的推测,是因为月樱对我的怀疑与妒恨感到伤心,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拒绝,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月樱………有着喜好男性孩童的倾向,说得白话一点,就是恋童癖。
  这些并不是很好解释,但年仅六岁的我,长相并不是很俊美,虽然清秀,但远算不上美少年的程度,有哪个女人会对一个六岁的男孩着迷……唔,话还是修正一下好了,毕竟我早上也曾为了六岁的冷翎兰勃起过。
  总之,从月樱对那男孩的态度,那种并非单纯关爱,而是一半附着于肉慾之上的强烈情感,还有从血缘方面考证,想想我国陛下的特异行径,这个推论的正确性高达九成九。
  一个有着恋童癖的公主殿下,如果宣扬出去,那确实也是一件丑闻了。我国的律法并没有特别保障儿童权益,但至少在一般的道德标準来说,这确实是一种罪行,也就难怪月樱始终守口如瓶,宁愿选择与我就此分别,因为如果我不能接受一个染着污秽的圣女,当然也就无法接受真实的她,当我有朝一日记起儿时种种,分离便随之而来,与其如此,不如趁现在就分了。
  月樱的想法是如此,那么,我的感受如何呢?
  确实,我对心中的圣女形象破碎,有着些许的失落与怅然,但是当那些情感慢慢沉澱后,我发现我还是没法自拔地喜欢着她,就像她当年克制不住地迷恋上我一样。
  恋童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以结果而论,这件事并没有伤害到什么人,至少比起她的亲生父王,月樱并没有在与我欢好后,将我活活扼杀弃尸;她在金雀花联邦的时间里,也从不曾听说她有类似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每次我们欢好后,她眼中那股深深的自责,说明她虽然无法抗拒诱惑,但心里是一直充满罪恶感的。
  当我把这一切彻底看清楚以后,我并不会觉得好髒,会是非常厌恶。白玉孤月,浮悬于天,有时云雾掩过,遮天蔽日,但是等云雾散了,就会露出夜空中的冰洁月色,映着周围的漆黑夜幕,淡淡地发着特有的洁光,人们就会发现,月亮始终都在那里,不曾改变,变的只是云雾,还有偶尔转过头去的人,但悬挂在天上的,一直是那同一个月亮。
  凝视着月樱一面细细呻吟,一面摇曳着满头金髮的艳姿,我突然觉得,我比过去更喜欢她了,而且不再是一个弟弟对姐姐的仰望,只是单纯的男对女,爱慕与慾望。
  只要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可以了。即使这不合社会道德,又或是有些变态,但只要双方你情我愿,这就只不过是一场年纪悬殊的特别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我个人的意愿,还有眼前那小鬼的欢喜表情来看,我看不出我们两人有什么不赞同的感觉。而事情可以这样结束,真是上上之喜,这一趟不算是白来,回去以后可以直接去找月樱,把话说清楚了。
  (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她呢?这个……)
  突然的寂静,打断了我的思索,从窗口望进去,姐弟两人的畅美交合已经结束,体力本就不是很好的男孩,在愉悦的幸福感中沉沉睡去,趴卧在姐姐浑圆的高耸胸前,作着最后的好梦。
  月樱恍惚着表情,似乎也相当疲倦,却仍搂抱着沉睡的男孩,轻轻地亲吻,一手伸到被褥之下,男孩股间的位置,像是为他细心地清理秽渍,又像是依依不捨地撩拨把玩。
  「小弟你真淘气,又在姐姐身体里面留那么多东西,这两天可不安全呢……如果真的有了你的孩子,你叫姐姐该怎么办才好呢?嗯?」
  已经熟睡的男孩,模糊地发出一句呓语,不知道是听见了耳边的轻笑声,还是在胯间的爱抚搓摸下有了反应。
  「假如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姐姐就为你生个孩子吧……」
  伴随着亲吻,月樱轻声地说出了这句话语,语调虽轻,但却让人感受得到她的认真,听在我耳里更是如同晴天霹雳。
  「小弟,你说这样好不好?让姐姐帮你生个孩子吧,明天天一亮,姐姐就要嫁到金雀花联邦,再也不回阿里布达了,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你……小弟,姐姐好害怕啊,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想你,我……我不知道怎么在金雀花联邦继续过下去……」
  略带哭音的话语,激烈震撼在我心头,一时克制不住,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到月樱身旁。
  月樱清艳的面容,不管看几次都使我迷醉,但她此刻眼中的深情与依恋,却是我之前从未看过的,这点委实让我惊愕不已。
  姐,嫁到金雀花联邦,竟然让你不快活到这种程度吗?
  「嘻嘻,你真是没血又没眼泪,姐姐这样和你说话,你一点反应也没有……嘿,和姐姐说句话吧,我们像以前那样勾勾手指头……来,把指头伸出来,勾勾手指……姐姐天一亮就不在啦,可是如果你和姐姐约定,将来有一天你会亲自到金雀花联邦接姐姐,那么姐姐就会忍着思念,等着你的到来……我最挚爱的小情人啊,你愿意和我这样约定吗?」
  「我愿意,我一定会去接你的。」
  心情激荡之下,我不禁大声地应答出来,还本能地去握月樱的玉手,却握了个空,整个人顺势扑过床板,直摔到地上,这才醒悟到自己的状态。
  不属于这个时代,又没有佩带法米特的魔石,我等于是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月樱没法碰触到我,也不可能听见我的声音。
  可是,不晓得是什么地方出了错,那一句话才喊出口,月樱就好像听见了一样,整个表情又惊又喜,笑逐颜开,握住男孩的手,喜孜孜地轻笑道︰「我听见了哦,你刚刚亲口答应了,我真的听见了喔……我会在金雀花联邦等你的。」
  眼前景象绮妮温馨,但我却不知为何觉得一阵寒颤,头皮发麻。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月樱当真听见了我的话吗?
  如果是,那么……与她缔结约定,让她在金雀花联邦空等十二年,却始终没有出现的那个人,岂不就是我了吗?就因为现在的一句差错,让她空等十二年?
  难怪……难怪冷翎兰会说讨厌说话不守信的男人。
  千辛万苦回到过去,就是为了犯下一个本来不该存在的错误吗?
  (不行,得把这个错误改正回来……)
  我心里一急,马上就想再说些什么话,去改变这个将成既定的过去,但话刚要出口,又硬生生止住。
  (月樱姐姐的精神好像不太稳定,如果把这个希望抹去,她在金雀花联邦能撑得了十二年吗?这……)
  迟疑不决,我一时间真是无法做出决定,只见月樱笑吟吟地摸着男孩的小脸,深情而专注地轻声道︰「谢谢你,小情人,谢谢你给了我支撑下去的力量,你要好好地长大,我会在金雀花的城堡,等待我的小骑士。」
  男孩并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当月樱再次吻上了他的额头,熟睡不醒的他下意识地挪动身体,在母性的高耸胸部找寻最舒适的趴卧位置,发出一声模糊的低语。
  「嗯……妈妈……妈妈,你不要走……」
  轻声呓语,没有回应月樱的期望,她的微笑多了一丝遗憾与苦意,却仍是温柔地将男孩搂在胸前,作着最后的诀别。
  「小傻瓜……我不是……你的妈妈……」
  所有想弄懂的问题,全都已经清清楚楚了。我没有办法那么快从连串冲击的震惊中回复,但那些都是我回去以后的问题了。
  悄悄地站在人群中,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而我踩着幽魂般的步伐,跟着那个送亲队伍一路走到城门口。
  我亲眼看见那座马车出了城门,看见月樱对着后头的人群挥手,再一次感受到那久违的离别之痛,但我却知道自己并非是最痛的人。
  最痛的那两个人,是站在我身前的两个孩子,虽然没有哭出声,却不住地抹眼拭泪,紧紧地握着拳头,表现出来的不只是悲伤,近乎是悲愤。
  其中一个孩子,已经换上了男装,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用打扮成女孩子了,生命中最亲密的女性离去,在他心里造成了一些不能挽回的影响,是伤害,也是成长,因为他正努力地安慰着身旁那个紧抿嘴唇、咬出渗血牙印的俏丽女孩。
  「兰兰,你不要难过,我一定会把姐姐带回来的,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一定会的。」
  「真的吗?约翰你可以把我姐姐再带回来吗?」
  女孩止住了啜泣,但却没有露出欢颜,眼神中写着再明显也不过的狐疑。
  「你的本事那么差劲,武功又不好!我听他们说,金雀花联邦的人很厉害,还有光之神宫撑腰……」
  女孩低声说出了她的担忧与怀疑,声音慢慢又低了下来,像是要再次哭起来,但男孩却在此时冒出了一句。
  「没问题的,什么贼秃、洋鬼子,我全都不怕,因为……我有一个很强的爸爸。」
  男孩安慰着女孩,说自己明天就出发去找爸爸,只要在他那里学成了本事,什么人撑腰都不用怕。
  这小子自信满满的话语,倒是让我吓了一跳,还真想不到自己有过这么崇拜、尊敬父亲的「正常」时期,居然遇到事情还会想向他求援,看来没经过教训的人果然很天真。
  「对喔,约翰的爸爸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有他帮忙,姐姐一定很快就能回来了。」
  像是得到了最强大的援助,女孩破涕为笑,抓着男孩的手猛摇,彷彿只有如此才能表示谢意。
  「谢谢你,约翰,也谢谢你爸爸,你们真是好大好大的大好人。」
  银铃似的欢喜笑声、充满信任的期盼眼神,让我只想抱着头落荒而逃,尤其是看着他们喜悦的天真样子,我真是不敢告诉他们即将面临的残酷未来。
  ……仅仅十二年后,你们其中一个会变成下流阴险的恶毒胚子,另外一个会变成冷血高傲的女变态,幼时的友谊将蕩然无存,你们会仇视彼此,到死都有解不开的冤仇……
  我不顾一切地逃开出去,在一阵疯狂奔跑后,重新回到爵府的门前,找出我埋藏那枚黄晶石的位置,开始挖掘起来。
  (奇怪,为什么我会没有遵守约定?我不是没多久就去找变态老爸了吗?为什么我对这件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忆起来,我确实记得自己曾经离开萨拉,在几名军装护卫的带领下,前往阿里布达的西方边境,「第三新东京」要塞,照时间算来,就是在这件事的不久之后,但好像又是因为接到他的信,所以我才被找过去的。那么,在我抵达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不知道,这点还真是想不起来。
  也不知是否因为年纪太小,还是什么别的理由,我对于那次的西方国境之行,只依稀记得一些画面,其中最清晰的一个记忆,就是我那个变态老爸,坐在那张万年不变的办公桌上,面上虬髯杂乱生长,交叠在面前的两只手掌遮住表情,让人心寒的锐利目光却由墨镜后直透过来。
  「我不练,就算练了这种东西,也不可能得到幸福。如果练到最后也不过和你一样,那我宁愿一辈子当废柴算了。」
  「那你可以回去了。要你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把这个给你,如果你不想练,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毫无情绪波洞的平稳声音,给人的感觉是如此冰冷,没有丝毫身为人父的亲情温暖,而这幕记忆成为了我往后许多年中,对变态老爸的唯一印象,让我没法对他有任何好感。
  如果照这个画面来看,我确实见到了变态老爸,而他也把家传武学交给我,只是当时的我抗拒去练。可是,既然已经为了月樱下定决心,一定要取得力量,接她回来,为什么我会抗拒变态老爸?
  我的体质不好,一练家传武术就会吐血,这点我是知道的,也因为如此,我几乎不曾进行武术修练,莫非……我是因为在第三新东京要塞里练功成伤,贪生怕死,所以才抗拒修练,而且回来以后自暴自弃地把所有事情忘记,当个缩头乌龟吗?
  他奶奶的仆街东西……
  这个自我结论令我目瞪口呆,几乎羞愧得想自尽在路上,连忙用理性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这些模糊的记忆里,还有太多不能连贯的谜团,尤其是……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为什么我会依稀感觉到,当我与变态老爸对吼的时候,我身上是被像绑粽子一样给五花大绑呢?
  (怎么会忘掉那么多东西……难道……我的记忆有问题?有人对我进行过记忆操作?)
  在众多荒唐的可能性中,这似乎是唯一的合理解释。我精神蓦地一振,暗暗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要去一趟第三新东京要塞,找变态老爸把前因后果弄个清楚,问出真正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