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2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2章

时间:2018-07-11 「鑒于原告提供新证物,且证物对案件有重大影响,为了公正起见,法庭要对证物作进一步认定,我现在宣布暂时休庭。证人赖炳请随法警到候审室……」主审法官韩冰虹强作镇静审视了一下法庭。
  为了不让手上的证物在审判团和法庭上马上公开,韩冰虹不得已用审判长的特权,暂时终止问讯。
  法庭的气氛一下缓和了很多,旁听席上有人窃窃私语,有人站了起来。
  法警依照审判长的指令把证人从证人席上带下来,绕过审判席从左侧的一个出口出去,隔壁就是候审室。
  「小周你先回法庭去,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进候审室……」韩冰虹对法警叮嘱。
  「是……」法警应道。
  韩冰虹打开候审室的门,进去后关上。
  只见那名证人已坐在里面的长椅上,不经意地左顾右盼,这间候审室不是很大,三四十平方。正中是四张办公桌拼起来的一组长台,两边靠墙摆着长椅,墙上贴有法院工作人员行为準则之类的东西,最里面的一幅墙开有一个窗,合金玻璃窗关着放下墨绿的窗帘,关上门后显得很封闭,虽然没有法庭上那么肃穆,但还是有一种严肃的气氛。
  「你叫……赖炳?」韩冰虹想了一下开口问道,拉出一张办公椅坐下。
  「是……」那人应道。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和本案无关,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提醒你,提供假证供是犯法的……」韩冰虹正色道。
  「假的?以您大法官的眼光真假就不用多说了吧……老实说吧,这是我们从你丈夫那买来的,不相信你可以请郑先生上庭问一下……」
  韩冰虹心里猛的一跳,顿了一下,表面上还是装得很平静,脑子却是飞快地运转,寻找应对之策。因为这几份高级法院的机密文件除了院长和主审的审判长能掌握外,是没有人可以得到的。而她曾经把这些文件带回过家里。
  「不……不会的……」韩冰虹在心里想,丈夫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
  韩冰虹看那人面目平庸,气质也不像是什么高文化的人,心想是不是有人指使他来呢,得探清此人的虚实和意图。
  「不管你从什么途径得来,非法持有这些东西都可能构成犯罪,你是不是得了什么人的利益,如果是这样我劝你悬崖勒马,否则你只会搬起石头砸你自己的脚……」韩冰虹严肃说道,她想从气势上给这个人一点威胁。
  「别吓唬人……我们是不见兔子不会撒鹰的,你好自为之,否则谁砸了自己的脚还说不准……嘿……」男人冷笑。
  韩冰虹心中一凛,顿时感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并不简单,似乎是有备而来。
  「你不要自以为是,我韩冰虹光明磊落,身正不怕影子斜,是非黑白自有公论。别以为用这些东西就可以改变这件官司的输赢,……」韩冰虹严辞斥道。
  「哧……韩法官以为我们会在意那件小案子吗?我们只不过是给你打一个招呼而已,……」赖炳整了整他的领结说。
  「请你不要故作玄虚,也不要卖弄,这种事我们见得多了,不要以为这点东西就可以要挟我,你太小看一个高级法院的法官了……」韩冰虹历声道。
  「哧……不要太神气了,我的大法官……这些东西的份量你心里有数,不要迫我们翻脸……」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丈夫给你的……」韩冰虹强压心中的怒气。
  「郑处长不只出卖了你,还出卖了他自己,这是国安局的机密,我们给了他八百万啊!不要对男人太有信心,在金钱面前几乎每个男人都是奴隶……」赖炳将另一叠材料拿出来放到韩冰虹面前。
  韩冰虹一下拿起台上的複印文件,一看之下,不禁皱起双眉。
  「如果韩法官还不相信的话,还可以去查一下这个帐户,你老公在短短一个月里收入了上百万啊……以他的工资水平,有这个能力吗?」赖炳漫不经心地将郑云天的银行卡帐号推给女法官。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韩冰虹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几分,一个筹划已久的阴谋正在针对着她,为什么命运这样的残酷,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不可想像的事情,这是足以毁掉她一生的。
  「韩法官应该清楚,如果这些东西公开出去,后果会是怎样,你和你丈夫都会受到停职调查,因为司法机关完全有理由相信你们夫妻俩为了个人利益,监守自盗,这盗窃出卖国家高级机密罪,渎职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加起来,应该判什么就不用我来说了吧……韩法官?」
  「你……」韩冰虹一听气得秀眉竖起,「你们这伙无赖,不要自以为是……法律是公正的,我不相信你们能无法无天……」
  「说得好……法律是公正的,因为法律是讲求证据的,这里就是你们犯罪的证据……」赖炳理直气壮地说。
  「胡说……我没有……我绝不会做这种事,每个人都可以为我作证……」韩冰虹涨红了脸几乎在竭尽全力地反驳,但一切显得那么无力。
  「不要激动,不要以意气用事,韩法官!你是一个见过场面的人,我相信你会为你和你的家庭着想,其实一切很简单,只要你听我们的,什么事都没有……否则,你活着比死了还难堪……」
  「啊……」韩冰虹强忍着内心的气愤得说不出一个字,说真的,如果自己被抓起来,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
  「怎么样……想清楚了么?」男人站起来,双手插在裤袋里,打量着无助的女法官,几分钟前还在审判台上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却受制于一个市井无赖,看起来确实不可想像。
  「你别做梦……我韩冰虹绝不会向罪恶屈服,我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韩冰虹提高嗓子。
  「好啊……那我就把这些东西给审判团的成员每人一份……」赖炳就要开门出去。
  「慢着……」韩冰虹突然叫道。
  赖炳脸上掠过一丝狡诘阴笑,转过来看着女法官,他真的有点佩服老大的胸有成竹。
  「要改变主意吗?韩法官,现在还来得及,等我出了这个门,你就想改都来不及了……」
  「我需要时间……我要和我丈夫说清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我不会无缘无故受人要挟……」韩冰虹的口气一下软了很多。
  「好啊……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能等……不过韩法官得让我们知道你是有诚意的才行啊……」赖炳看着端庄美丽的女法官,眼睛不老实地在韩冰虹高耸的胸部描来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