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时间:2018-06-12 龙腾明威势受挫,心中大愤,喝道:「好,本少爷倒要瞧瞧你有多少斤两?」
  双掌一拍一分,「霹」一声厉响随之而起,当先抢招,瞬息间拍出重重掌影,每一掌都有破碑裂石之威,往向扬週身各路招呼过去。
  向扬喝道:「来得好!」一收左拳,身子凝然不动,右掌虚握拳形,对正龙腾明来势,不避不闪,将经脉真气聚于右手掌心之中。龙腾明猛然起疑:「九通雷掌要旨在于迅猛奋进,何以这小子并不抢攻?」但他自恃掌力刚猛,又曾得父亲传授「寰宇神通」的精深秘诀,一动念间 ,便把这些疑心抛去九霄云外,暴喝声中,无数雷掌已攻至向扬身前。
  忽然之间,向扬右脚朝左一划,侧转半身,右臂陡然向前疾伸半尺,竟然后发先至,抢入了龙腾明密集如雨的掌法中央,虚握着的右拳骤 然吐劲,五指倏地张开,于掌心积蓄昇华的深沉内力悍然爆发,由静至动,毫无变化徵兆,真如惊雷一闪,震撼天地。这一招「春雷百卉坼」 威力无俦,在龙腾明掌法破绽之中突然出击,登时将所有掌劲同时震散,一招间溃不成军。
  龙腾明骇然大惊,双掌未能击中向扬,胸口已然麻木窒碍,被向扬这隔空一击震飞出去,「春雷百卉坼」的劲力全部倾注在他身上,一长 串鲜血从向扬身前三尺直带出去,「匡啷」一阵声响,龙腾明撞毁走道木栏,半空中吐成一道血桥,飞坠一楼正堂。
  皇陵派众人惊呼声中,堂上一道白影飞闪而出,纵身跃起,一手拦腰止住龙腾明坠势,却仍轻飘飘地不住上升,有若乘风,带着龙腾明回 到二楼廊上,扶住他不致摔倒,轻声道:「少爷,还好么?」语音清脆之中,带着些许柔婉,却是女子。龙腾明受此重击,内息乱成一团,一时说不出话来,连吐几口鲜血,急促喘气,对向扬怒目而视。
  龙驭清见到向扬使出这么一招,不由得惊异万分,心道:「这小子居然使得出」春雷百卉坼「这等绝招,难道他已经修练了」寰宇神通「 ?可是当日我震伤这小子,他身上明明只有九转玄功的内劲,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春雷百卉坼」,乃是九通雷掌中极为高深的一招,要旨在以静制动,只要时机拿捏得準,一招劲力发出,可破千招万招,走的是以拙 驭巧路子。这一招必须有极纯熟的「夔龙劲」修为,方能施展得宜,龙腾明自身便尚未修练成功。
  向扬的武功,本来只与龙腾明在伯仲之间,绝难一招击退龙腾明,这一掌居然一击功成,向扬自身也是惊喜交集,心道:「寰宇神通,确 是妙用无穷。」
  他从华瑄处知晓了寰宇神通的秘诀,潜心熟记之余,同时也自然而然地加以参悟,虽然因敌人骤然来袭,未能通篇领会,却已将口诀牢记 在心。神功深奥,向扬自然无法在片刻之间融会贯通,但是出手之时,却在无意间使出了平日苦练未成的绝招,竟是已经将「寰宇神通」中, 天地循环、造化变幻的诀窍运用在九通雷掌的刚劲之中,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境界更胜龙腾明一筹,龙腾明轻忽之下,登时吃了大亏,狼狈 之极。
  赵婉雁见向扬一现身便击退强敌,芳心亦喜亦忧,叫道:「向大哥!」
  向扬身形闪动,奔到赵婉雁身边,护在她身前,低声道:「婉雁,你来决定,要跟令尊回去,还是我带你走?」赵婉雁怔了一怔,低下头 去,极细极细地道:「我……我好希望你们不要相斗,可是,似乎已经不可能了……」说着说着,眼圈儿已自红了,轻轻歎了口气,道:「向 大哥,我……我听你的,你觉得怎么样比较好,我就怎么做。」向扬好生为难,心道:「我当然希望你永远在我身边,可是你若不能割捨父母 ,我又怎能忍心就这样带你离开?」
  忽见一道青光闪动,来势奇险,一瞬间直逼向扬胸膛而来。向扬立时惊觉,左臂抱住赵婉雁,脚下错动,堪堪避过,定睛一看,却是陆道 人出剑相攻。赵婉雁惊道:「陆道长,不要!」陆道人凛然道:「郡主,王爷有令,贫道非杀此人不可!」向扬双眉一挑,单掌护身,喝道: 「好,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赵婉雁眼中泪水滚来滚去,颤声道:「陆道长,别这样,从小你就很疼我的,我说什么你都答应,你……你别跟向大哥打,我不想看到这 样啊!」
  陆道人长剑一挺,青锋直指向扬,皱着眉头,似乎犹疑不定。向扬知道陆道人剑法圆熟,内力攸长,一旦与他交手,极难取胜,非耗成久战不可,此时敌众我寡,哪有余裕跟他大战?只盼赵婉雁能打动陆道人的心思,留情罢手。
  突见陆道人双眼一瞪,道:「向扬,贫道与你无冤无仇,本来不必置你于死地。若在平时,看在郡主的面子上,贫道自然不与你为难。可 是今日情况不同,我不杀你,便是不忠于王爷,你认命罢!」话声甫毕,「咄」的一声,手中长剑一圈一振,白芒飞闪,直取向扬中宫,极其 猛恶凌厉。
  向扬见他仍要动手,一场恶斗势在难以避免,当下提气长啸,「九通雷掌」
  一掌拍出,掌劲与剑上真力一交,长剑离向扬尚有数尺,已然震得滑了开去。
  陆道人变招奇快,剑锋兜转,银光起弧,朝向扬腰侧划去,端的是狠辣无比。
  向扬抱着赵婉雁避开剑路所至,正要发掌反击,忽见身前人影一晃,文渊已飘然来到,拔剑出鞘,「铿」地架开陆道人连绵剑势,叫道: 「师兄,你快带赵姑娘走!」
  陆道人毫不放鬆,脸上白气变幻,使上「三清归元真诀」,剑上内劲逐渐加重,招数连环不绝,奥妙难测。
  文渊曾与陆道人交手,知道他出手严守法度,招式虽然厉害,但全是正派武功,没有暗算人的阴险技俩,当下放心施展所习武诀,「潇湘 水云」「庄周梦蝶」
  「鹤舞洞天」等神奇功法交替为用,妙着层出不穷,陆道人虽然武艺精湛,一时也难佔上风。向扬看出文渊并无败象,心道:「龙驭清不 必说,便是龙腾明、陆道人、颜铁等人,也均非易与之辈,想要力战脱困,希望甚是渺茫,与其久战,不如先攻首脑。」当下看準赵廷瑞所在 ,猛然飞跃而起,疾如鹰隼,一手探去,要将赵廷瑞一招制服。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一旦制住赵廷瑞,靖威王府的一众护卫便不能轻举妄动。
  可是赵廷瑞既然亲身前来,岂会不加防範?向扬身子尚在半空,已有四名铁甲卫士飞身扑来。向扬左手抱紧赵婉雁,右掌连拍四道厉劲, 震开来袭卫士,自己却也已落下地来,立刻有柯延泰和邵飞领着大批护卫蜂拥而上。赵婉雁已是没了主意,不敢再看父亲,只得倚在向扬怀里 .向扬将「九通雷掌」使开四方,威势奇猛,王府护卫无一能够埋身,可是敌人源源而来,成了一道道人墙,实难攻到赵廷瑞身前。
  那边小慕容和华瑄护在紫缘身边,一鞭一剑盘旋来去,远近兼能攻守,三女一时并无险象。紫缘远远看着文渊与陆道人战况,每听一次双 剑交击之声,心中便忍不住重重一跳,只有不住默默祷祝,盼文渊快快得胜。便在此时,康楚风、康绮月攻了过来,铁笛琵琶,各挟劲风攻来。华瑄挥鞭逼开两人,叫道:「慕容姐姐,交给你!」小慕容道:「好,你保护着紫缘姐!」
  一说完,小慕容轻轻飘身而出,一柄短剑如微风翻荷,浮光掠影,正是「霓裳羽衣剑」的奇巧剑招,袖拂带飘之处,往往有剑刃闪逝,实 令人防不胜防。康家兄妹的「狂梦鸣」虽具惑心奇效,但是于此混战之中,音律反会害到自己人。
  既然长技无法得施,单凭真实功夫,登时被小慕容逼得节节败退。
  卫高辛见康家兄妹不敌小慕容,鼻孔冷哼一声,道:「好个小慕容,待老夫来教训你!」大步上前,猛然一举右手,五指紧并成手刀之形 ,「神兵手」星芒电闪也似劈将下来。小慕容陡觉来势锐利,心里吃惊,连忙让开,心道:「不好,这家伙功力显然比我深得多,硬拚不得, 只有跟他灵活打。」当下打定主意,使着小巧绵密步伐,搭配「霓裳羽衣剑」,和卫高辛的险恶外家功夫游斗拖延。
  华瑄则使动长鞭,以「八方风索」中东方之风「明庶风式」缓缓绕动鞭身,看似一缕轻烟凝聚飘旋,真气流转,劲在鞭先,皇陵派众弟子 、王府兵士迎了上来,均为鞭上暗劲所逼迫,有的震退数步,也有功夫差的,当堂跌了一交。
  忽听得铿铿几声金铁交鸣,众人让开两旁,颜铁缓缓走来。华瑄心中打了个突,大为焦急,心道:「糟糕,是这个铁怪物!他不怕我的鞭 子,这……这该怎么办才好?」正慌乱间,颜铁已走到近处,「鏮啷」一声,一手疾往鞭梢抓去。
  华瑄鞭法灵动,手腕陡然一翻,「啪」地一鞭打在颜铁手腕之上,衣袖破裂,现出黑沉沉的护腕铁具。颜铁双臂先后探出,一式接着一式 ,华瑄手中鞭子纵然变幻无方,但是在颜铁全身护具之前,实是无用武之地。华瑄忽然想起昔日与颜铁比拚内力的景象,脸上微红,暗道:「 那次纯属侥倖,作不得数的。现在四面环敌,要是跟他比拚内功,一定马上被人暗算了。」
  当日华瑄与颜铁交锋时,小慕容空有一身武艺,只因内伤沉重,需要华瑄照料,华瑄难以全力应敌。此时再次面对颜铁,却要护着不会武 功的紫缘,情况可说半斤八两,甚至危急过之。拆到二十招上,华瑄所使长鞭已被颜铁双掌抓住,分扯左右,指套边暗藏的利刃一绞,将鞭身 切成了三段。
  华瑄失了兵器,更加穷于应付颜铁兇猛来势,只得使开掌法挡架。众兵士见她已无长鞭,难以照顾紫缘,纷纷朝紫缘围去。华瑄大惊,急忙退到紫缘身前,暂且不理颜铁,出掌将接近的卫士一一击退。哪知颜铁身法诡异,趁着华瑄这一分神,已绕了个大圈,转到了紫缘背后,一 把捉住紫缘后颈,拉了过去。紫缘缓缓垂下了头,已被颜铁不知用什么手法击昏。
  华瑄大急,指着颜铁叫道:「放开紫缘姐姐!」颜铁嗓音沙哑,冷冷地道:「这位姑娘是小王爷看上的人物,我要将她待回去献给小王爷 ,岂能放了?」说着身子一晃,双脚好似装了弹簧,突然向后弹出丈余,倒退着跃下一楼。华瑄惊叫道:「紫缘姐姐,紫缘姐姐!」紧跟着纵 身跳下,抢了上去。颜铁回过了身,带着紫缘急奔出门,便要离开客栈。
  赵廷瑞在楼上看得分明,大为诧异,叫道:「颜先生,你去哪里?」颜铁竟不回应,直奔出去。围在外头的都是靖威王手下的军兵,职位 不及颜铁,见他奔来,虽然不知何以,仍然让开了路。华瑄见他掳走紫缘,心中大急,紧追在后,众兵士想要再次围堵,却早被华瑄穿了过去 .
  颜铁出了客栈,头也不回,直往西边飞步而去,一长串金属碰撞声响个不停,街上百姓皆侧目来看。华瑄一心救回紫缘,一时没想到自己 兵刃已失,胜算更加渺茫。忽然之间,华瑄想起一事:「他说要把紫缘姐姐带去给那赵平波,那不是该往京城去吗?可是……他往西走,那不是刚好相反?」
  想到这一点,华瑄心中惊疑不定,却又不能不追,可是使尽全力,始终无法追及颜铁。一前一后追赶下来,已经出了市镇,不见人烟。
  颜铁忽然停步,不再奔行,却原来是一条河流拦在前头,到了河边。华瑄追将上来,登时觉得四周景致颇为熟悉,却是昨夜诸女前来洗浴 的河畔,上游十来丈远,可见昨晚石娘子和蓝灵玉所在的大石。
  颜铁缓缓回身,道:「你追来做什么?」华瑄喘了口气,略一运气调息,道:「我来救紫缘姐姐!」颜铁道:「你没有鞭子,根本不是我 的对手。
  何况这小姑娘在我手里,你要是轻举妄动,我可不担保她没有什么差池。「
  华瑄更加急了,道:「你武功这样高,怎么还要用人质威胁?你放开紫缘姐姐,我们光明正大的打一次。」颜铁道:「为什么要光明正大 ?我偏偏要当卑鄙小人。」
  华瑄听他说这话时几无抑扬顿挫,脸上铁面具的双眼细缝之中,彷彿可见一丝诡谲的气氛扫视在自己身上,不禁心底一寒,说道:「你想 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