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七月的家庭事件

七月的家庭事件

时间:2018-06-10 以下文章内容涉及”乱伦”,”虐待”,及深入的性行为描写。如果你未满十八岁,或是无法接受者请立即离开。
请尊重原着,勿文章作任何修改,并请务必保留开头的警语。
本文章仅提供感官刺激,剧中描写脱离现实,仅存于幻想中。
「我……我看到妳在帮他…………..」
我实在无法在说出那两个字。
因为本来想带女友回家亲热的我,反而遇上了正在和男友亲热的二姐。
面对着二姐的问题,清晰的影像立刻浮现在脑海中,在客厅的沙发上的陌生男人。和在他跨间猛烈摆着头部的二姐,那可能是我这一生无法忘记的冲击影像。
凝视着二姐红润的双唇,我以僵硬的微笑想要带过这尴尬的一刻。坐在床头的二姐突然靠近在我耳边质问。
「你带小爱来家裏干嘛?」
很快的微笑变成了呆滞。就在我的脑裏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得到胜利宣言般的二姐,突然站到我面前慢慢的拉起学生裙。我的头部好像是被一根巨大的榔头狠狠的击中。
没…..没有穿内裤…….
在我眼前不到几公分的地方,是稀疏的耻毛,和……无法形容的景象。好像是被青蛇钉住的青蛙般,我无法把眼睛移开,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根本来不及欣赏二姐张开的析白大腿。
我的眼光直视在那好像微微颤动的肉缝和那露在外面的小阴唇。下意识的想把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印在脑海中。
「没有看过小爱的吗?」
我还没来得及喘气,已经被二姐压倒在床上了。
「….没……..没有…」
看着近在眼前的美丽脸庞,我根本就忘了此时压在身上的是自己的亲姊姊。只感觉到胸口被女性的凸起的乳房压着,拥着二姐的一支手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臀部上抚着。唯一还在脑中盘旋的是,——–短裙内甚么也没穿。
「二姐……」
我盯着天花板上慢慢转动的吊扇喘息。二姐的香吻由脸颊一路移向胸部,当舌尖在腹部上滑过时,脑中浮出二姐跪在男人两腿间的影像。
不可以,她是我的亲姊姊。
理性在脑海理拼命挣扎着。但是在心中却存在着更强烈的期待。还没能继续思考,勃起的龟头已被溼热的物体所包围住。
我低头看,在被秀髮所遮住的部份,二姐的头缓缓摇动着。溼热的感觉正由龟头的部分渐渐的下移,那表示我的阳具正一吋一吋的被二姐含入口中。
二姐突然撩起了秀髮,致命的景象映入眼帘。
二姐湿润的香唇在粗大的阴茎上吃力的滑动着。阴茎上环绕着鲜红的口红,而且杂着白色泡沫的口水正由二姐的唇边溢出,沿着阴茎上暴出的血管缓缓流下。
也许是发现到我在注意,二姐停下了含套的动作,进一步把我的阳具深深的含进口中。并且用她那明亮的双眸仰望着我,好像是希望能让我用更好的角度来欣赏。
「姐…..」
煞时间我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爱意,轻轻的喊了出来。
「嗯……..」
无法开口的二姐以哼声回应了我。,突然间…屁眼内有巨大的异物插入,强烈的刺激使得仍然含在二姐口中的阳具剧烈的跳起,好像是无法承受口中的阳具突然剧烈的涨大。
二姐的鼻头发出呜鸣的声音,而且那异物却更加的深入屁眼中。我吃惊的看着二姐,无法了解目前所发生的事。
仍然是没有思考的空间,二姐的手开始搓揉着我装着满满精液的阴囊。她那小脑袋则是没命的上下摇动着。
只见到巨大的龟头才出现在二姐樱红的唇边。整个粗壮的阳具又隐没入她的小口中。看着二姐疯狂的含套着我的阳具,我拼命的想着她是我的亲姊姊。,不让自己的精液射进姊姊的口中。
但是为了这绝顶的快感,理性很快的被打败了。反而是为了能继续享受二姐口唇的服务,而拼命的强忍住要射精的感觉,。
插在屁眼中的按摩棒开始震动了起来。龟头一次又一次的顶撞到二姐的喉咙。
二姐的牙齿也轻轻的在阴茎上刮着。要命的是二姐溼热的舌头紧紧的围绕着阳具滑动着。就在二姐不断的挤压下,阴囊的闸门突然崩开。
也许是伦理突然打败了肉体的慾望,我急忙要退出二姐的口中。就像使性子的女友般的,二姐一边抗拒着我,一边把粗大的阳具尽力的含入口中。
我可以感觉到龟头塞在二姐喉咙里那种窄紧的感觉。时间就像停下来般,我和二姐互望着。而此时滚烫的精液正通过被含着的阴茎激射在二姐的喉咙里。不知是不是无法呼吸,还是忍受不了炙热的精液洒在喉咙中的感觉。
二姐闭起眼睛痛苦的呜鸣着,但是仍然抱着我并紧紧的含着我的阳具。本来要推开二姐的手,此时却抚着二姐洁白的颈子。
好像能够感觉二姐正在努力的吞嚥着才刚由尿道里射出的精液。无法相信的久,一股一股的精液通过隔着二姐溼热舌头的尿道,一阵又一阵的由龟头射出。
果然,我好不容易挖出插在屁眼中的金属按摩棒,。想着还好能拿出来。要是不小心都进了肠子里,那可不好玩了。
此时却看到二姐在床边咳嗽起来。黏稠的白色液体就挂在二姐的鲜红的唇边。两颗坚挺的淑乳因为咳嗽而剧烈的颤抖着..
我急忙过去轻拍她裸露的背。二姐缓缓的转过头来含情的望着我。天啊,在她薄薄的香唇上覆盖着一层乳白色的精液。
「二姐」
不知是爱怜还是感激,我紧紧的抱住她。但是空气随之冰冻,又是一支铁鎚狠狠的敲在头上。因为我看到大姐就插着手,冷冷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电视上正在拨着闹剧,小妹就坐在地毯前咯咯的笑着。坐在沙发上的我,脑袋里装满了巨大的问号。
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以来,已经过了两天。
二姐和大姐就像无事般的在一边交谈,还不时的传来悦耳的笑声,我甚至以为那天的事件只是一场春梦。也许是七月的酷暑烧昏了我的头也说不定。可是枕头下那件漂亮的蕾丝内裤,证实了那天的一切。
本来还以为会被大姐立刻撵出这个家庭,我可不愿年纪轻轻的就流浪街头。可是除了急忙回到自己房间的二姐,和转身离开的大姐。只留下我一人呆滞的坐在床上。
触犯了这么大的禁忌…却…..却就像是甚么事也没发生过般的离奇。想到无法再以平常心去面对温柔的大姐,和根本无法理解的二姐。也许以后能自然面对的只剩下可爱的小妹了..
「哈哈……我一定是疯掉了」
没想到在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我竟然用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
感觉到有人拍我的肩膀,回头看竟然是大姐..小妹也许是跑去洗澡了,二姐早已不见蹤影..空蕩蕩的客厅只剩下我跟大姐。我的体温骤降至冰点……
随着大姐的示意,我乖乖的跟着大姐进入她的房间..我就像待宰的羔羊站在一边,静静的凝视地毯上的花纹。大姐则是在一旁来回的踱步着…
不会吧。在这么晚的时间被踢出家门。
我的心中拼命想着有哪些死党会收留我..至少不要饿死街头才好。
「过来这里」
不知何时在大姐手中多了一条黑绳。在恐惧和惊讶的交集下,我的双腿不由自主的走向大姐指示的床边。不必多说,我很快的被反绑在床边的柱子上了。
完全不像平时温柔贤淑的大姐,此时却在我后面仔细的绑着我的双手。我慌张的想回头看,却一点也不敢反抗..
在这种情况下眼睛突然被黑色的眼罩所盖住,耳朵也被耳塞所塞住了。
就是这样了,我恍然大悟。这两天来大姐一定在精心的筹画如何有效的惩戒我。想到随之而来,无法想像的酷刑,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可是四周却是一片死寂。
「……..??????」
也许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但是什么事也没发生..本来已经呆滞的脑袋又多出一堆问号。
「……?」
突然在脑中浮出狠心的双亲把自己的小孩铐在家中活活饿死的新闻。不会吧,这是比被赶出家们更恐怖的事。
就在此时裤子被猛然的拉下…疑……下体被一双温柔的手所接触着。
狐疑中想到二姐那天奇异的行径,难道大姐也……..
不像是二姐温柔的抚摸,阴茎被粗暴的扯来扯去。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却好像看到大姐蹲在前面,以种角度观察我的阴茎似的..
「难道这才是大姐的目地??」我心中盘算着。
包皮被扯到快要撕开般的疼痛,连阴囊也被扯出来捏弄着。
痛到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却不敢叫出来。深怕屋内的小妹会听到。在生殖器被一阵把玩后。四周又回复一片死寂。
我仔细的听着,希望能有一丝的声音能透过耳塞,好让我能了解现在的情况..
温柔的大姐想要一窥男性的器官。却无法向亲弟弟开口。所以乾脆将弟弟紧紧的绑住。而且将眼睛遮住,所以一切的表情和行为都不会被亲弟弟所看到。当然被绑的死死的弟弟,绝对无法对姊姊做出侵犯的举动。
我对这样的结论盖上了肯定的印章..
重新接触阳具的手开始了惯性的套动。感觉起来非常仔细而且是小心意意的套弄着,非常的舒服..血液不断的涌进阳具中。
我已沉醉在其中,然后龟头被湿热的物体所包围住。想到大姐正用她那鲜红的樱唇含着我的龟头,阳具猛烈的跳动着。好像在跟大姐要求更深的含入。
「啊…..」
传来剧烈的疼痛,但是终于强忍住尖叫的声音。因为龟头被狠狠的咬了一下,大姐的手和嘴巴迅速的离开阳具。脑中出现留着齿印的龟头…
再次接触的手温柔的抚摸着,也许是想用舌头减轻我的痛苦溼热的舌头在龟头上来回的舔着,好像没什么大碍,因为阳具似乎仍然硬挺着。
不同于二姐的含套,大姐用舌尖仔细的舔遍了整支勃起的阳具。舌尖轻轻的沿着阳具下方尿道的部位滑动着。到了龟头的部分,则是好像要把舌尖钻进尿道口似的转动着。不会有想要射精的冲动,但是有非常美的温馨感..
溼热的舌头持续的来回的舔着,有时会由侧面含着阴茎。好像吹口琴般来回的含弄着。
好像是累了,大姐再次离开我..
其实不必把我这样绑起来,只要是大姐的要求我一定听从。我心里这样想着..
湿热的小口再次的含住了龟头,并且一边抚着阴囊一边用手握着阳具套弄着。舌头也绕着龟头的錂边转动。
好….好棒的技巧…
我喘息着,快感由被套弄的阳具传回自己的脑部。肿胀的龟头被大姐的牙齿轻轻的咬着,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受。
快要射出来了,我极力的忍耐着。
想要在最佳的状态下让阴囊内的精液做最有力的冲刺。已经感觉到有部分溢出的精液流进尿道中。
「我就要出来了」
我低头向大姐预告着,打算等一会儿尽情的在大姐的口中爆发出来。突然间…..耳塞被拿掉..
「很舒服吧」
耳边传来二姐的呓语。
吃惊中,脑中闪过大姐和二姐在私下密谋的幻想情节..
被她们两个女孩玩弄了..心中有被二姐出卖的怨恨。二姐一边抚着我的胸部,一边扯下我的眼罩。
眼前出现的是赤裸着身体,躺卧在床上的大姐。杯着自己雪白的乳房,一边忘情的在抚摸自己的私处。
「疑…..」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急忙低头看。完全赤裸的小妹正蹲在我的阳具前。一双小手没命的套着我粗大的阳具。
第一股黏稠的精液猛然的喷出,落在她才刚洗好的秀髮上。第二股在不到五公分的距离直接命中小妹睁大的眼睛。
「啊……」
小妹发出惊叫声。大量的精液持续的喷射在她的鼻樑和脸颊上。发出啪搭的声音。
沿着脸颊滴下的精液落在小妹才刚发育的赤裸胸部上。仰着溅满白稠精液的脸,小妹甜甜的对我微笑着。小手还在没命的套弄着我的阳具。
不知是因为过度的射精。还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前一片黑暗后,我终于昏了过去了….

隔天早上我那可爱的小妹跪在我的双腿间用她的小嘴含套我的阳具,而我那妖媚的二姐则是在我后面一边搓柔我的阴囊,一边用她潮湿的舌尖舔着我的屁眼。
喔,怎么会…….
在理性被肉慾打败的同时,跨下的阳具急剧的勃起了。
那是连自己也无法相信的粗大。殷红的龟头很快的便隐没在小妹的口中,伴随而来的是淫秽的吸吮声此时大姐也靠了过来用她温柔的手握紧小妹含吮不下的砲身抽动着
舒服吗
大姐在我的耳边轻语着
「嗯…..」
我一边亲吻着大姐的香唇
狂吻中,大姐加快的抽动我的肉棒。
「啊……..」
受到她们这么强烈的刺激,我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
你就要射了。是吗。
大姐喘息着
此时二姐突然用力握着我两个装满精液的阴囊,阻止我的精液进入输精管中。
我觉得阴囊就像要炸开似的,而我的阳具则像是铁棒一般硬..
你就要射出来了。是吗。
大姐一边在我耳边呓语着一边用她那坚挺的乳房磨擦着我的身体。
「 ….是的…我要射….出来…」
我呻吟着..低头看着我跨下的美景…
还穿着制服的小妹,仰着头含吮着我的龟头。她那红润的双颊因为用力的吸吮而凹陷下去而她那双清澈的明眸含情默默的望着我..好像在摧促我赶快射出来….
小妹不但用力的吸吮着..还不断的用她的舌尖挑弄着我的尿道口….
而大姐此时更是快速的抽送我的砲身….
「。啊…」
我因为痛苦而仰起了头..呻吟着…..
事实上我的整个阳具已经开始高潮而剧烈的抽搐着。但是却射不出一滴精液。因为我的阴囊正被二姐紧紧的用手指箍紧。
整个阴茎已爽到了极点。,但是阴囊就像要快要炸开般的痛苦….
二姐….喔….求求妳…..
我对仍然忘情的用舌尖在我的屁眼内抽动的二姐提出了哀求…..
就像是放生般的,二姐放开了她的手…
阴囊内的精虫大量的进入输精管,进入了尿道中….
「吼….」
我快速的握住小妹的头..把阳具尽力的塞入她的小口中…..
「喔喔…..」
这次换小妹发出难过的声音…我可以确定,我的龟头已经抵在她的喉咙上了…第一股精液强烈的由尿道口喷出。我几呼可以听到精液打在她喉咙上的声音….
虽然如此,大姐仍然还握着小妹未能含下的阴茎,快速的抽动着…夹着二姐舌尖的屁眼剧烈的收缩着。
粗大的阳具深深的插在小妹的口中,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我得到了双倍的高潮…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舔着我肉棒的已换成二姐了…
小妹滩在地板上喘息,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尽是我白稠的精液。事实上她的樱唇和红润的脸颊上也是黏糊的一片。
而大姐则是跪在一旁清理沾在小妹制服上的白色精液…
呜…
我又痛苦的呻吟起来..
因为爱恶作剧的二姐除了吸乾了尿道内残余的精液,似忽还想连我的尿液都吸出来我可不想射出血来…
推开二姐…我看到大姐和小妹已抱在一起相互吻着。分享我的精液..